mao 发表于 2016-11-25 15:34:39

郭台铭谈收购夏普曲折:过程艰辛 结果是完美的

(原标题:对话郭台铭:66岁的“推销员”,能否拯救夏普,又能否拯救富士康?)
“过去的那一段,就像一个人结婚生孩子,不要看过去的过程,结果是完美的,过程是艰辛的。”
当虎嗅问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收购夏普的过程看上去并不顺利,能否分享一下中间的曲折”时,郭台铭身边的助理试图阻拦,但郭台铭摆了摆手,表示他要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就有了开篇的作答。
郭台铭的助理告诉虎嗅等媒体,郭台铭最近非常迷恋8K电视。但这不是本次专访的重点,摆放在另一侧的70吋夏普清互联网电视新品才是这次谈论的焦点。
过去一周,郭台铭为了夏普做了什么?
根据公开资料,郭台铭收购夏普的过程充满了艰辛。
远在2012年3月,鸿海(富士康母公司)曾与夏普达成每股550日元,总额约669亿日元的出资协议,但后来泡汤了。2015年4月份,鸿海再次给夏普发出了收购要约,后来也是一波三折。今年以来,曾有一段时间,每天都有一个关于该收购的新闻,听说郭台铭一度想放弃。直到今年8月13日,夏普官方宣布,已接受鸿海精密工业公司的388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3亿元)注资,正式成为鸿海的子公司,这笔收购才尘埃落定。
为了夏普,郭台铭豁出了老命。
过去的一周,郭台铭辗转于深圳和杭州之间,每到一处,都带来大动作。
10月11日上午,跑到深圳市政府和富士康集团有签署未来产业及创新项目合作备忘录;1月12日,参加深圳双创周,会见李克强;1月13日上午,出现在云栖大会上作主旨演讲,并会见杭州的高官,向他们“推销”夏普电视;1月14日上午,云栖大会次日,出席夏普互联网电视发布环节。
通过这一系列动作,郭台铭似乎已经把夏普当作了富士康转型、战略升级的重要棋子。不仅如此,郭台铭在受访时还表示,接下来富士康还将推出智能手机新品,可能是未来6个月内。他着重提到了夏普此前推出的一款机器人形状的手机,称会带来全新的体验。
郭台铭如何当夏普的“推销员”?
在采访完郭台铭的第二天也就是14日上午,富士康副总陈振国在云栖大会上午的主旨演讲上发布了4种尺寸的夏普互联网电视,分别是70吋/60吋分体电视和45/55吋分体电视。
郭台铭在接受采访时特别强调,“我们叫互联网电视,不叫智能电视。这是我们跟马云合作的新业态。”
郭台铭说,今年6月份,他接到马云打来的电话,俩人聊了半个小时,一拍即合,让夏普互联网电视搭载YunOS for TV操作系统成为现实。
YunOS for TV是阿里YunOS事业部和阿里数娱联合研发的,基于自有知识产权Web内核技术,支持4K、360全景播放,支持Dolby/DTS;可以10秒快速冷启动开机;基于Avatar和人工智能技术,与阿里大数据打通,可以提供更为精准的用户画像和内容推送,个性化推荐效果提升97%。
阿里巴巴集团数字娱乐事业部TV联盟总经理贾伟向虎嗅表示,阿里会在在4K内容及大屏会员方面跟富士康展开更加深度的合作。
“我们不说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说的人也并不代表他领先”
当我指着郭台铭身后那款充当“炮灰”的电视问郭台铭:“刚才您在跟几位省长、市长演示你们的8K产品和旁边的小米电视……”当他听到小米电视这四个字后,他立马打断了我,身体几乎要从座椅上弹起来,双手在胸前着急地挥舞着说:“我不知道是小米电视,这是他们(指工作人员)买来的……”
然后我接着问:“小米前段时间发布了一款65吋的4K电视,加入了人工智能的概念,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电视这个行业的应用?”
郭台铭显得非常谨慎,他在回答我问题之前再次强调:“我要先强调,我不晓得这个电视是买哪一家的,所以你们不要强调这个,我们都会破坏掉朋友之间的感情。”显然,郭台铭非常看重跟小米的合作关系,我记得去年有一次小米新品发布会还专门邀请了郭台铭到场。
谈到人工智能(台湾人似乎更喜欢称之为“人工智慧”),郭台铭说人工智慧是富士康的专长。他谈到富士康一年要开100万套模具,过去40年开了几千万套模具——主要是手机模具,积累了很多的算法和数据。
“在这方面呢,我不是说我比别人好,但在这方面正巧是我们富士康的专长。”郭台铭表示,“我们将来这一台(夏普)电视,我一直强调,它不是画面清晰,它带来的将来是你家庭的智慧。”
“我们不说并不代表我们没有,说的人也并不代表他领先,”他向虎嗅表示,“我不是说我比别人好,但在这方面正巧是我们富士康的专长。人工智慧(智能)是我们的专长,大数据如果由阿里提供的话,我们两个软硬虚实又结合。”
显然,他并不认为那些声称人工智能的电视就真的具备人工智能的能力,说的是谁呢,肯定不是小米。
“有人说买内容送电视,我们是买电视送内容”
据郭台铭介绍,夏普互联网电视主要的线上销售渠道是“双十一”促销和天猫平台,用户可以在10月21日预订,“双十一”当天发货,但奇怪的是,富士康并没有公布任何一款产品的价格,郭台铭回应虎嗅:“我还没想好。”但他表示,跟夏普被收购前的产品相比,价格会更低。
郭台铭还表示,“阿里对我们来讲采取公平,并没有给我们任何的流量,我也跟他讲我也不需要,我真金不怕火炼,好东西嘛。”
那怎么实现促销的目标呢?“我们准备初期前三年会员免费,大家有人说买内容送电视,我们是买电视送内容,它有很好的内容。”郭台铭表示。
尽管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国内搞所谓的“硬件免费”“买会员送硬件”做得最热闹的当属乐视,所以,郭台铭这句话显然是为了跟大陆互联网电视厂商的打法划清界线。
“我把夏普的优点跟富士康的优点和阿里的优点三个优点加起来,你想想看你买不买,而且价钱是很实惠的,良性循环的话,我会让它的技术,尤其IZZU的技术变成世界第一。”
要一年卖1000万台,“今天我的产能一年也只有一千万台的量”
郭台铭对夏普电视的销量预期是1000万台。
他说:“我们发现SHARP在中国过去十年,大概有1000万过去买过SHARP东西的人,我们现在正在建立这些会员的档案,现在统计的有600多万(老会员)。”
郭台铭称过去买夏普产品的这些人都是识货的人,对品质的要求比较高,“我不能讲(他们)非富即贵,但都是对品质要求比较高,它的客户群跟一般的省三块五块的客户群是不一样的。”
他还说,这些老会员都是比较有影响力的,每个人能影响到3个人就可以带来2000万台电视的销量。
为了激活这些老会员,富士康推出了“8/5/2”计划,即夏普电视8年以上用户,无论老产品好坏,都可以拿来直接换一台新夏普互联网电视,他特别强调,不需要发票,“谁会把发票保存8年、10年?”他还表示,针对夏普电视5年以上用户和2年以上用户也会有不同的促销活动,但是需要加相应的钱即可换购最新的产品。
对于换回来的旧电视怎么处理,郭台铭给出了答案,他说,换回来后,我们会更换一些新的部件、芯片,然后把这些产品送给山区、贫困地区的家庭。
他同时也对自己的产能表现出十足的自信,他“谦虚”地说:“今天我的产能一年也只有一千万台的量。”
“富士康的制造,富士康的工艺,富士康的模具,再加上夏普的品质,我相信1000万台我们认为6个月就达到了,而且我们会很有竞争力的。过去是高贵很贵,我们现在是高贵不贵。而且我们的制造工艺自动化,所以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的优势,再加上也阿里的结合。我不能说大话,我认为可能是我做不出来,因为我面板只有一千万(的产能)。”
“买的不是电视,买的是平台”
他说,买夏普电视买的不是一个电视,买的不仅是画质和品质,买的是一个平台,说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畅想起来:
“我们要的是我回了家,我愿意一晚上花五块钱不要去电影院挤着看一个好的高清的电影,我们可以靠电影收费。然后它将来有一些教育的内容,我们去把全世界所有的好的教育内容拿过来,你跟小孩子补习,我可以找到好的老师,同样一个画面,我们可以重播几次,我们在内容的产业会跟阿里做很大的合作。第三个就是说我们是希望通过他们的营销网络,我们应该找到很多的应用。

……

将来不是单纯的一个电视,不是单纯的看视频内容,有很多新的功能我们都会加进去,小孩的教育,我们已经跟几个人大学合作,所以最好的大学的教授演讲跟上课的内容,家里给小孩子补习,我们有很多的教育内容,将来这一方面来讲的话,我们是不担心的。

现在我们担心的事,我们现在准备赶快在国内再盖一座比日本还要更棒的,因为盖这个厂要两年。我跟你讲,现在东南亚、欧洲、美国都来跟我们要。你想想看,不买的人有问题,我们不是网络公司,我们比较不会宣传,但是我给你看到实际的东西,你比比看,价钱高不了多少。”

阿里的大文娱内容是这款产品可以讲的很动人的一个故事,包括优酷土豆的视频资源、阿里音乐、阿里影业、阿里体育等内容都会打包整合到YunOS操作系统里。
当被问到跟阿里的合作是否具有排他性时,郭台铭给予了否认,他说:“我们今天不是排他是利己,我们利所有的用户,我们有千千万万的用户在用,阿里的平台不能满足,我们会另外找地方。”
下一步:快思慢想
郭台铭谈到未来如何经营夏普,他给出了一个折中的想法——快思慢想。
一方面,他说过去夏普电视过去一年卖个十万台、二十万台,量越少东旭越贵,越贵越卖不出去,走的是个死循环,他以日本的手机市场为例分析称,日本手机市场是封闭的,日本市场一年才几千万台的市场被8家手机品牌瓜分,每家只有几百的量,所以日本被自己的市场制约着,“不让别人进去,自己也出不来。”
郭台铭多次强调,夏普最大的问题是,质量太好了,买一台电视用一二十年还不坏,所以导致销量一年不如一年,卖不出去。对此,我一直想问他,富士康收购后是否会降低质量标准,让产品变得容易坏,然后坏了后好换新的。终归没有机会问出来,也担心郭台铭会太尴尬。
但他表示,他会讲夏普的匠心精神传承和发扬光大,他透露,“投资夏普很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看到它们有两万多个设计者、工程师、制造者有工匠精神。”
另一方面,“工匠需要时间的积累,互联网文化需要的是速度,这两者之间怎么样协调,富士康在这么多年来累积了很多经验,又要跟得上互联网,又要跟得上日本的工匠精神。所以我们在中间两边的文化,我们做了很好的衔接。工匠的精神我想快思慢想。”
“我把夏普的优点跟富士康的优点和阿里的优点三个优点加起来,你想想看你买不买,而且价钱是很实惠的,良性循环的话,我会让它的技术,尤其IGZO的技术变成世界第一。”他说,夏普拥有全世界唯一的十代线,这个优势无人能及。
一场厮杀即将上演
郭台铭身材高大,背微驼,虽然前几天刚过完66岁生日(出生于1950年10月8日),但说起话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落座后,郭台铭先自顾自话地说了接近半个小时,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无论媒体问什么,他都掌控着自己的节奏,把问题和思路带到自己想表达的远方。
随便一个问题,他都能给出一个一两千字的回答,当他身边的助理试图提醒他的时候,他会有点儿孩子气地说:“你别老打断我,你让我把话说完。”当记者的提问超出了他们的掌控时,他的助理试图打断,他又会说:“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当采访超过了1个小时,他的助理似乎要尽快结束的时候,他又会说:“记者要问是好事,你别老不让问。”助理说马云正在另一个房间等他,估计是等他吃午饭,此时已经快下午2点了,他又说:“你让马云等着。”
这位66岁的老人,看上去要比严肃的长相可爱许多。
在采访尾声,郭台铭谈到为何愿意跟马云合作、用YunOS操作系统、在天猫上销售,他说要做一个成功的示范案例。
“我要替马云讲一句话,我认为这个东西(夏普电视)让大家改变在淘宝在天猫上买东西是假货(的观念),而是货真价实。”“我认为阿里是有很多高科技,跟我是软硬的结合。阿里有很多打假货的(工作人员),我们走的不是假货,而且是真品牌,这个品牌不是把它偷来贴一个牌子,就是SHARP!”
通过夏普,郭台铭还有一个更崇高的目标,他想通过夏普改变13亿中国人的消费观念,别再图便宜,“只要你多花一点点钱就可以享受夏普的品质。我也要改变这个观念,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最便宜的往往是最贵的,我们有合适的价格,这一次很有意义,我自己很少这样现身说法推销这么一个我认为说是改变你将来在家庭生活的一个习惯。”
“我觉得这是我想对智能家庭提的第一个作品,后面有很多干净的空气,干净的水,干净的食物这些作品我们都会陆续的推出,我们希望用科技改变人类的生活,改善人类的舒适,这是我们所想要做的。”郭台铭这句话或许释放出他将继续推出更多硬件产品,至于是用夏普的牌子还是继续通过收购一些曾经辉煌的没落品牌来实现,我们还无法知悉。
但夏普的电视新品显然会动了国内互联网电视厂商如小米、电视的奶酪。何况,夏普本次推出的4种尺寸的电视,价格上一定会跟小米乐视们有重合和竞争的地方。
乐视的态度我们不得而知,想来是拒绝我们采访的。
但王川则对虎嗅表示:“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富士康会自己跳进来做电视?这个不是富士康擅长的部分,也跟他们以前一直遵守的原则不符。”
言辞之间,已经充满了火药味了。
无论是小米、还是乐视、甚至包括微鲸、酷开、暴风等都在积极布局智能电视或互联网电视,靠的就是性价比切入这个市场。现在,郭台铭抱着一个火箭跑到了羊群里,还不得炸了?
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郭台铭的1000万台年销量能否实现,但他这种富士康/夏普+互联网的转型思路无疑是最适合他的。而他有中国互联网的布道者马云给他出谋划策,未来今年,国内的互联网电视行业注定有一场腥风血雨。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郭台铭谈收购夏普曲折:过程艰辛 结果是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