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总商会门户网

  • 400-800-1234
  • 凝聚华人精英  展扩社交渠道  敞开信息窗口  构筑融资平台  疏浚媒介通道  熔铸社会价值
搜索

西方油画中的东方元素

2017-5-1 13: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9| 评论: 0

摘要: 贵妇(油画) 雅格布·约瑟夫·蒂索 诸神的宴会(油画) 乔凡尼·贝利尼 玛利亚·毕尔肖像(油画)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保险商爱德华·达利的女儿(油画)萨金特   【美术经典】   油画是西方绘画史中的主体绘 ...

贵妇(油画) 雅格布·约瑟夫·蒂索

诸神的宴会(油画) 乔凡尼·贝利尼

玛利亚·毕尔肖像(油画)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保险商爱德华·达利的女儿(油画)萨金特

  【美术经典】

  油画是西方绘画史中的主体绘画方式,早期的油画题材多为以基督教经典为题材的创作,可分为“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学院派”“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等。现代绘画始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流派更多,但诸多流派流传时间较短,令人眼花缭乱。没有具体记载说过西方油画中最初出现东方元素是什么时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印象派之后东方元素变得常见起来。

  中国的青花瓷经常会出现在西方油画作品中。乔凡尼·贝利尼的名作《诸神的宴会》中,青花瓷钵成为诸神喜爱的“神器”。据瓷器专家朱龙华教授考证,这三只瓷钵的形体、风格、花纹,为明朝宣德成化(1426—1487)年间之物。大家知道乔凡尼·贝利尼生活在约1427年至1516年间,画中的瓷器应该是欧洲大航海初期,甚至更早的产品,所以这张画也引起了很多学者的研究兴趣。

  远在唐代时,中国的瓷器就作为商品进入国际市场,行销日本、印度、波斯和埃及等地。17世纪时,中国瓷器已在欧洲占有广大的市场。当时,中国瓷器在欧洲被视为珍玩,只有在西班牙和法国等大国的宫廷里才能见到较多的瓷器,贵族家庭也以摆设瓷器来附庸风雅,炫耀地位。

  不过随着航海技术的发达,到了近代,中国的瓷器和茶具并不像以前那么稀有难得了,而是成为一种生活情调,蔓延在西方人的日常生活中。在法国画家雅格布·约瑟夫·蒂索绘制的《贵妇》一画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套青花瓷茶具,茶具洁白幽兰,细腻明亮,即便摆在西方人的家里,也毫不觉得突兀——这是那时专门用于出口的、加入了西方审美的茶具。

  美国印象派画家威廉·帕克斯顿属于波士顿学院派,我很喜欢他笔下的那些东方元素——瓷器、清朝服装、朝珠、红梅、红木漆器、铜器、屏风等,都绘制得精细动人,很有荷兰风俗画家维米尔的感觉。

  19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初,日本浮世绘漂洋过海进入西方人的视野、生活和艺术作品中。浮世绘,也就是日本的风俗画、版画,在绘画的内容上,有浓郁的本土气息,表现四季风景、各地名胜,尤其善于表现女性美,有很高的写实技巧,为社会所欣赏。我们在欧美印象派艺术家的画作中可以看到许多浮世绘风格的影响。

  奥地利知名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也有很多东方风情的油画。虽然克里姆特没有来过东方,但他却非常欣赏东方艺术,因此作品背景中出现中国的亭榭、门神、关公就不足为奇了。民俗学家冯骥才曾在《保卫克里姆特最后的画室》一文中提到,克里姆特的书房里挂着中国门神的画像,书柜里陈列着工艺品﹑陶瓷﹑雕塑﹑纺织品等等,他还收藏了许多中国的民间年画。我们能够在克里姆特的作品中找到与中国民间艺术相类似的用色,他在处理人物形象和环境背景时都常采用大面积的平涂填色,画面经常出现桃红、明黄、群青等中国年画中常用颜色,画面色彩对比鲜明,构图简洁,人物形象平面但生动写实,这些都隐隐传递出他对中国民间艺术的吸收和学习。

  今天,面对势不可当的经济、文化、艺术全球化大潮,一方面各国家和民族都在努力适应现代化和国际化发展潮流,另一方面也在加强保护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走上了“返回传统”“回归民族”的道路。其实,艺术上的文化自信并不是排拒其他艺术的“清高独立”,而应该是打破传统边界后重建新边界,这应该是当今艺术家应该具有的宽广胸怀,是一种在碰撞和紧张之后从容面世的态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